首页/企业课堂/文章详情

公司章程:企业中的【宪法】

2020.09.24 1829来源 :

俗话说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”,任何一个组织都需要有维系其稳定发展的法则。正所谓“无规矩不成方圆”,这规矩对国家而言是法律,对家族而言是家规,对企业来说就是公司章程。

公司章程具有公司“宪法”的地位,是企业里除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》以外最重要的公司、股东、董事、监事、经理行为规范指南。公司章程的宪章性意味着公司的其他文件均不得与公司章程相违背。

要制定出一套完善的公司章程就需要多费些心思,多找些借鉴,以免在重大事项上出现纰漏,引发公司利益相关者间的种种纠纷。

纵观历史,我们发现《美利坚合众国宪法》虽历经两百多年,却仅仅进行过几次修订,而且其主要内容几乎没有变更过,原因在于在美国人民心中,这部宪法是重要的,也是神圣的。正是这部宪法让这个稚嫩的国家在草莽中崛起,迅速成为称霸世界的超级大国。而“宪法至上”的基本原则奠定了美国宪法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。

因此,要想让公司章程能像《美利坚合众国宪法》样发挥出巨大的作用,企业创始人就必须既要懂得公司章程的重要性,又要维护其神圣性。然而,目前的一个普遍现象是很多老板都不重视公司章程,甚至只是将其当成一份走过场的文件,却从未料想到,公司发展壮大后,利益的剧烈冲突极易成为纠纷的导火索。没有公司章程保护的一方,最后只能诉诸法律了。下面这个案例就足以说明这点。A和B欲合办一家IT公司,业务为极具市场潜力的汽车导航系统。公司为了扩大市场,急需一笔投资。稍有些闲钱的C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A和B,并非常看好这个公司,便将自有资金35万元和借贷资金15万元,共计50万元入股该公司,持股比例为50%,A和B以技术和各类资源等折价占50%的股份。

合作第一年,企业就获得30万元的税后利润。A和B决定乘胜追击,继续增资扩产。C却因借贷问题,想获取15万元的分红后,不再继续投资。于是C就与A和B多次协商,但始终无法达成一致。C想到了退股,可是没想到的是,公司章程有明文规定,公司存续期间,任何一方都不得退股,如要转股,需要征求全体股东一致同意。公司章程的这一规定,使得C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。一方面C的借贷即将到期,另一方面A和B想继续扩大公司规模,不同意C退股或转股。经过一番虐心的考虑后,C只能选择付诸公堂了。

另外,企业家们维护公司章程的神圣性,意味着不得肆意侵犯和随意更改公司章程。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,外部竞争环境的变化,公司的一些规定可能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,但是公司章程中一些最基本的条款除非迫不得已最好不要进行修改,基本原则的变更意味着对企业过去的否定,一旦过去被否定,那么,现在和未来也会受到质疑。公司章程的神圣性一旦失去,就很难挽回,这对公司的发展往往是致命的。

随意变动公司章程的弊端在黄光裕与陈晓的“国美控制权争夺战”中体现无遗。国美运作上市之后,黄光裕为了一己私利,即便于自己更快地套现,不断地修改公司章程,特别是2006年进行的一次修改,使得公司董事会完全凌驾于股东会之上:一个公司的董事会可以随时任命董事,而不必受制于股东大会设置的董事人数限制;董事会能以各种方式增发、回购股份,包括供股、发行可转债、实施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,以及回购已发股份。这样的章程造就了一个全球史无前例的、权力最大的董事会。而陈晓在执掌国美之后,正是利用黄光裕当年的这些“政治遗产”,引入了贝恩,并强行任命了被黄光裕否决的贝恩的三名董事,通过了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方案。陈晓是用黄光裕的枪,对准了黄光裕。这里面颇有一番“作茧自缚”的意味,也让大家对维护公司章程的神圣性有所警醒。

所以,企业创始人需要牢记的是,重视公司章程,维护其神圣性,才能为企业的长远发展撑起“制度的保护伞”,才能有备无患。